报告

如果说我缺乏一个优点,那无疑是“坚持”。做为男人,不能持之以恒可不好。但遗憾的是我硬是让自己的 blog 荒废了四个月之久。别说长草了,这里已然是一个遍布树木的荒原。

回想起当初立志每个月至少码一篇日志的猖狂理想,止不住汗颜。其实这四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关于工作,关于生活,都有改变,却一直没有心情好好写一写。直到昨天看到 Jobs 辞世的消息,乔帮主那句“记住,你即将死去”的话再次响起。于是我逼自己无论如何今天要写完这篇日志,就当着是给自己做一次报告吧。

一. 阿里巴巴

2010 年冬杭州大雪,摄于阿里巴巴园区。作者:姚升亮

2010 年 3 月,我一个人带着小黑来到杭州。那时运气很差,刚来就遇上杭州特有的“梅雨”季,整整一个月都在细雨纷纷。刚好我的被套衣服都还在路上慢悠悠走着,于是一个只带了电脑的外地打工仔穿着夏装出现在 3 月的杭城,看上去特犯傻。但当时我很兴奋,因为离开了军营般的新蛋,逃离了封闭的成都。终于,我可以自在的远航啦!而下一站,就是著名的阿里巴巴

得以成行阿里巴巴,还得多谢强生的推荐。还在新蛋时我到上海出差,为了参加 D2 到过一次阿里巴巴,当时就被震精了。随处可见的蛋椅,桌上足球,自动贩卖机… 可以坐在草坪上开会,没有迟到的考勤,极富设计感的图书馆,处处都是 LOFT 风,还有每天看不完的各部门 show… 这就是我梦想的工作环境啊!不曾想几个月后,我真的加入了阿里,现在想起来仍觉欣喜。

入职伊始,一切都是新鲜可爱的。从破冰上的尴尬到百阿后的酒宴,从 coding 第一个人肉化页面到与大家争论学院未来的发展方向。过了没多久,Eric 也从成都赶过来与我们汇合,正式开始了“新蛋小分队”在外漂泊打工的日子。

在这里认识了很多朋友。可爱率真的鸽子,内敛的邱吉,单纯又帅气的小如,低调深沉的技术达人吼吼,某些地方和我很像的方科,总是用不同的角度来解读世界,却又让人搞不太懂的蒋萧,号称“学院之花”的美女岑岑,常常制服诱惑的雅秋妹纸,大好人高菲娘娘,才华横溢的丁晖,大“贱男”海波,人很 nice,借我车骑的赵洁 MM,表面上坚强实际特心细的文静 MM,总是一副憨相的豪哥… 还有很多可爱的朋友,你们是我来到阿里后最大的收获。

然而单纯的快乐总是短暂。慢慢地我发现阿里的文化并不适合我。以前太浮躁,总以为进入了顶着三大互联网公司光环之一的阿里巴巴,就能够为自己书上一笔重彩。现在回过头想想,那时候对阿里的了解太少,被几篇博文就迷得晕头转向,也没有打听清楚阿里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就屁颠屁颠的跑来报道。

当然阿里巴巴自有其生存之道。无疑阿里在国内打造了一个产业链,养活了数以千万的人。今天淘宝网占据了国内网购绝大部份流量,支付宝已是网购中形如油电水煤般的基础工具。阿里在中国电子商务圈里扮演着中流砥柱的角色,这些都是极不容易的事情。马云,是一个了不起的销售大师。

可惜的是,我对于走销售的路子实在不太感冒。更为遗憾的是,我们遇到了所有大公司都会患上的通病:人浮于事,关卡重多(在看了《浪潮之巅》后,我心里平衡了一些,呵呵)。太多人不是来做事,而是来养老的。这虽然无关对错,但我却觉得自己的时间耽搁不起。因此,纵使阿里有着在国内互联网界相当好的公司文化(至少在上下级沟通这个层面上,我看到阿里的真诚),我还是选择了离开。我想这是一次愉快的分手吧,当我们都坦然面对互不适合对方的窘境时,最好的方式就是尽快结束它。感谢这一年多来在阿里的日子,让我收获良多,也让我驻足思考。

二. 新工作

新公司刚到的 mini 机, 给前端做开发用

离职后工作状态一度掉到谷底。于是我回了一趟家,去看看家人和朋友们在做些什么。我回到了十年未见的老家重庆,和老爸去了从小耳闻却素未谋面的所谓“周氏祖宅”铜梁。在重庆看到了 Roline 同学,当初在新蛋时的疯丫头如今已近人妇,夸张的是她的吃货功能更得以升级,一个晚上带着我连吃三种完全不同的东西,最后送我走时还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我说大姐你不怕长胖了结不了婚么?:-)

接着马不停蹄赶回成都,第一次看到了久闻的腐败团花猪小朋友。晚上和一帮老友就着烧烤喝着啤酒,十分惬意。本想在家里好好发一发呆,收拾自己的心态,但新公司只小气的给了几天时间 :-( 于是强打精神,赶回报道。

新公司是一个专注于电商领域的创业团队。离开阿里时,我找了大概六,七家小团队创业公司,就是为了让自己可以多学到一些东西。经历几轮筛选考量后,我最终来到这里。我从开发工程师,转变成了 TL 和 PD。当然,创业公司里什么都得会做,于是我还充当了业余的 HR,不靠谱的 IT,兼职的清洁工…不同的角色转换让我觉得自己很被人需要,对于我来说这点很重要。所以虽然很累,但我仍觉充实。

但问题是,我以为自己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去迎接新工作,却不料此时的心情,仍然处在彼时阿里的状态。于是经过初期的小兴奋后,跟着我又疲软下来(这货….)。做产品不给力,带团队不得法。发现问题的老大在国庆前找我聊了很久,终于帮我掐断了与阿里之间最后一根脐带。

也是这次谈话,让我更加相信接下来的时间确实会学到很多大公司里没有的东西。在创业团队很简单,要么和它一起死掉,要么帮着它把这件事儿做成。在离开杭州之前我愿意再拼一次,给杭城之行一个报告。

三. 朋友,走在路上

强生的欢送会

很快就到了国庆节。虽然只有 7 天,但我必须赶回去 — 家里那个比我大 9 个月,从小玩到大的哥哥结婚了。两个人从开始到分手,又到复和,反反复复长达 10 年有余。中间他不止一次给我说,她不是最好的结婚对象,不是最好的女朋友,不是最漂亮的,不是最温柔的,不是最… 他俩一开始就遭到家里人几乎一致反对,为此他离家出走过,寄人篱下过,为了她打过架,偷过东西。他们也各自劈过腿,背叛过对方,就像在拍一出不知结局的电影。

然而,就在观众们都审美疲劳,普遍看衰男女猪脚时,他宣布结婚了。我问他为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和她在一起。身材早已发福,脸上除了横肉啥也不剩的他慢慢放下烟,说:“她要是不嫁给我,这辈子怎么办?” 10 年前他们没有任何承诺。只是为了好玩,只是为了炫耀,只是为了那一丝丝事后被称之为“好感”的东西,我哥用 10 年时间为嫂子办了一场在我老家“前无古人”的盛大婚礼,华丽丽秒杀掉所有看衰他俩的人。

婚礼之后,我发现更华丽的事是现在家里只剩我单着了。从此以后逢年过节陪老外婆看春节联欢晚会的任务铁定雷打不动了。再看看身边,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们,似乎也都在结婚的康庄大道上急行奔赶着。从小玩到大的胖子,大学里的几个好兄弟:德文(熊),德文(杨),潇圈,都乐此不彼的问我什么时候回成都参加他们的婚礼。还有更多的朋友和同学,真的“小孩都满大街跑打酱油了”。

看着大伙儿这么积极的赶着合法造人,我觉得有些喜感。我希望自己能够慢下来,在洪流中驻足一小会。未来太重,当下尤好。就和鸽子与邱吉小两口一样,在决定和某人不畏风雨,不惧疾苦共同生活几十年之前,先问问自己内心要的是什么。房子太贵,孩子太重。要的只是想牵着你的手一起走。于是鸽子和邱吉住过深圳,飘过大理,呆过杭州,现在又为了心中的理想,漂泊远方。不久的将来,我们或许还会在蓉城遇见。:-)

同样在路上旅行着的还有强生和 Eric. 这俩老基友前两天终于在深圳再次合体。这次是强生,Eric,小如和雅秋一起组成的“阿里四人组”。虽然比著名的“三个傻瓜”多出一人(我不是在说你哟雅秋妹纸~),但也无碍于他们继续忠实于电影中的行事原则:做事情不要追求成功,而要追求卓越。成功只是卓越之后不经意的附属品。好好加油吧,少年们。不远的将来,我在成都等着你们。

这次回家很不想谈工作的事。因为我的状态很糟糕。但晚上和小 G 吃饭时,听他高兴的说起刚想出的一个 idea,我也不自觉兴奋起来。前段时间甚至怀疑过自己的职业选择是否正确,但此时此刻我们正一边大快朵颐,一边肆意飞扬产品前景和功能点设计。我的互联网基因已被悉数激活,管他什么艰难险阻,做了再说!小 G,你这个想法有戏,动手吧。

四. 我的想法

Thanks, Jobs

2011 年 10 月 6 号,Steve Jobs 离开了我们,向上帝报告去了。

我不是果粉,对苹果系的产品也并非都感冒。但我认可 Jobs,虽然我从未见过他。我知道他不认私生女这件极不厚道的事。他赢得我的尊重,并不是靠那极富个性的演讲或执行能力。我在微博上说过,在我思想的启蒙阶段,很幸运认识了两位导师:老罗和乔布斯。前者教会我学会并坚持独立思考有多么重要。后者告诉我要 follow my heart,听从她,跟随她,不畏艰险,不惧流言,不生活在别人的思考中。好听的话谁都会说,但在我有限的见识中,只有他们称得上言行合一。现在我的一位导师离开了,我怀念他,纪念他。

我纪念他的方式会有些特别。这也是我心底埋藏以久的愿望。其实几年前我就萌生了这个想法,但当时我没有足够的胆量敢去尝试。不曾想他就像《盗梦空间》里说的一样,一个想法在你脑子里埋下了,就会一直在那里,在你不经意间长成参天大树。现在这个想法已经足够大到几乎能够左右我的行为了。所以我不想继续骗自己说那只是个疯狂的想法而已。我会去实现他。

你问我是什么想法?嘿嘿,在实现之前,我不打算告诉你~ :-)

好吧,码字结束,报告完毕。接下来,期待月底上线的项目…

2011-10-11 17:44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