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么一家公司

我在互联网这行摸爬滚打四年有余了. 一直以来都有过耳闻, 业界有那么一家公司.

它被称之为电子商务行业的”黄埔军校”;

它一度占据 IT 红黑榜的地区最佳公司首位;

它没有太多的办公室政治, 大家用能力和态度来兑现薪水;

它曾经为因加班太晚而遇上车祸的实习生垫付了大笔医药费, 而且是以公司的名义, 并没有搞什么捐款.

它也是传说中的”监狱公司”, 从衣服是否带领, 短裤有没有过膝, 到下楼休息散步的时间, 都有严格规定;

它还有一系列生硬死板的规矩, 硬生生把假期拆得七零八落, 活生生拖到大年二十九的下午才放员工去挤早已经水泄不通的回家路. 什么? 请假? 不好意思, 每个团队只有 10% 的名额;

它还是一家底层员工与中层管理者结成统一战线的公司 — 常常都对高层的各种离奇政策感到理解不能.

然而这些都不是这家公司鹤立鸡群的原因. 关键的是, 它有着那么一群好玩的员工.

论技能, 他们谈不上都是业界翘楚, 但也非等闲之辈: 即有几个行业中的传奇人物, 顶着大家送的光环, 却不忘练好基本功, 有空就摸摸代码;也有一大批勤学苦练, 下班回家不泡 MM, 也不看脑残剧浪费生命的有志之士, 一起推动提升着公司在业界的影响力;同时更有 N 多不吃累不怕苦, 拿着低工资啃着面包还一头扎进来的勇猛实习生们揽下那些脏活累活…

说到自觉性, 他们都是一群有着完美主义情结的程序员或设计师. 不用老板威逼, 也不用祭出 KPI 这把尚方宝剑, 他们自会为了用最优的办法实现某个功能, 或为了找出最合适的设计体验而加班到深夜 — 纯绿色加班, 不用浪费公司的水电, 回到家里, 那也是他们的工作间. 为了新产品他们一遍遍讨论方案, 修改设计, 重写代码, 把工作一路做到了梦里去, 在加班到凌晨 3 点的路上骑着车子, 一头撞上街沿, 用一个优美的人间大炮姿式飞出去才知道该休息了.

他们特别会玩. 有的是人肉电影库, 任哪部片子的路人走过也会立即给你报出他的生平 8G, 也有的是低调的驴子, 曾经把旗子插入四姑娘山的发髻;还有的喜欢玩摄影, 把简单的写字间活脱脱拍成了 facebook 公办现场.

他们尽可能把公司变成学校. 在这里, 很多东西都那么简单, 工作无非是会的人帮助不会的人, 大牛们分享各自的经验, 中午一起吃个饭, 和同 level 的人讨论互联网, 聊聊创业, 炫耀一下怎么骗过 IT 和老大的监控去下载东西而已. 好不容易出了些 8G 花边, 也无非是谁看上了谁, 那个新来的美女是哪个部门的轻量级新闻. 人际关系? 大家都是朋友而已, 你会和朋友谈什么人际关系吗?

他们还是一群妄图站着把钱挣了的人. 在这个圈子里, 他们只相信能力, 只相信坚持, 只想用干净的理想来兑换不需要每天朝九晚五, 为了工资, 为了社保, 为了房子而诺诺唯唯带上 N 层面具最后把自己给憋死的生活.

他们是一群可爱, 真诚的人.

然而, 在那家公司里, 他们似乎只被当成了工具而已.

那家公司虽然占据 IT 红黑榜的首位, 但也抹不去楼下那个千人来顶的贴子 — 一个上了一年夜班, 最后神经衰弱而不得公司承认的员工, 只能用盖楼的方式来告诉大家真相.
那家公司虽然也有着类似于”员工是公司的重要资产”的警句, 但很明显 Boss 的意思仅仅是, “员工是资产”. 修饰词什么的, 只是大家的幻觉罢了.

所以, 现在那家公司的人口流失率依然高得离谱, 几乎每天都有员工默默离去.

什么? 你怀疑他们的离开是因为公司的发展不好?

不, 那家公司有过大好的前景和绝佳的时机. 它在业界屡获嘉奖, 所在的行业更是互联网中的小太阳, 多少人眼红着盘算着想达到它的位置. 它的员工们, 也正是因为这些美丽的外衣, 义无反顾加入了进来, 倾心为公司出谋划策, 真正有把公司当成了家 — Boss 没有看到, 一个程序员可以为了交互问题而和 UED 讨论一天, 只是为了让公司的产品成为业界真正的牛 B 品. Boss 也不会知道, 在 QQ 上有一个群, 叫做 EX-(公司名), 一群把自己当成公司 EX 的人, 聚在这里 — 争论公司新版网站的不足之处, 而且是有理有据, 逐条分析的争论:

EX 们的讨论

而他们是一群早就和公司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只是恨铁不成钢, 还是把公司的产品当做自己的心血, 想着帮着改进改进, 哪怕公司早就抛弃了他们.

在这里, Boss 只知道用不高的薪资, 说变就变的福利, 三天两头的新监控措施, 去塑造一堵高高的墙, 一边是主人们, 一边是员工.

可惜的是, 可能到死的那天, Boss 也永远想不通, 为什么会一败再败, 进而没了退路. 他也不会意识到, 他放弃了一群怎么样的人, 打了一个怎样的潘多拉盒子, 把这 108 魔星魔将们, 拱手相让对手.

“黄埔军校”, 金字招牌啊.

飘泊在外的员工们, 没有一期, 二期生的说法, 却有着统一的烙印. 当你看到新来的那个同事, 那个认真, 坚持却又闷骚, 搞笑的人在让大家用英文名称呼自己时, 很有可能, 你遇上了一个黄埔军校出产的高才生.

2011-03-20 19:56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