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场白

首先要说明的是, 这是一篇迟到的开场白.

迟到了多久呢? 我大概算了下, 从第一次计划要开始写独立博客开始, 到今天已经整整六个年头过去了.

六年耶, 大哥. 孩子都打会满街打酱油, 发育得成熟点的都可以去掀阿姨裙子了.

为了去证实六年这个数字是否准确, 我又把自己人肉了一番, 找到了 05 年开的博客 — 当然, 那时候叫做 MSN Space. 讲到这里, 有必要表扬 MS 一下. 虽然背负着全人类用户的鄙视, 依然牛 B 地把产品越做越离谱, 功能越来越难用, 但你好歹还给我留着六年前的青涩文字. 这种产品, 也能称得上厚道.

记得刚进新蛋, 参加破冰时, Tracy 问我, 是不是传说中的文艺青年. 我说, 不是.

小时候的文字一篇篇看完, 我才发现, Tracy, 我骗了你. 不止是你, 哥把自己都欺骗得彻彻底底. 哥岂止是文艺青年, 哥简直就是不装 B 不舒服斯基的正牌傻 B 文艺青年一枚.

六年前, 我是要听音乐的. 听的还是赵鹏, 玩的还是 BASS, 追求的还是低音. 逢年过节还会去听场交响乐, 并感动得热泪盈框, 直至内牛满面.

六年前, 我是要写文学作品的. 作品里面必须有一个在雨夜里一边听雨一边感悟人生的迷茫的小愤青的不甘于现实又不知道该干嘛的小青年, 坐在自家硕大无比显示器前面, 蔚着小茶儿, 哼着小曲儿, 时不时下个小片儿自娱自乐一下.

六年前, 我是要写新年计划的. 所谓计划, 就是预言着下一年我会成为一个 to-do-list APP, 然后毫无意外的开始执行各项任务, 完成一个, 就记上一勾, check!
可惜的是肉身毕竟没有到如此发达的地步, 我从来也没有变成过 to-do-list, 所以时至今日, 能找出来让我 check 的选项, 少之又少.

六年前, 我还会写祝语. 对, 就是把自己的亲人朋友全部列出来, 语重心长, 面露难色, 形如借钱地说, 某某啊, 你这样不行的, 以后你得努力哦, 否则你这样下去是不行滴!
我还写出了 “男人想未来, 永远不远.” 这样摧人泪下的名言. 好玩的是, 当年被我鞭笞的朋友, 如今已是成家立业, 未来还远着的, 那是我. 被祝语的名单里, 大多数已成陌路, 不再联系.

六年前, 我比现在更喜欢怀旧. 怎么和计算机打上交道的, 我都写了足足万言.

六年前, 我生理期异常混乱, 隔三差五就要呻吟一段, 工作不好找, 能力学不会.

还好我没有从那个时候就坚持着写 space, 写 q-zone, 写博客大巴, 写各种各样酸腐到掉渣的文字.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人们喜欢给多年以后的自己寄漂流瓶, 还要把梦想埋在盒子里 — 就不怕有一天打开看时, 猛然发现当年的自己不过是一介娱乐货么?

在让当时的我娱乐如今的叔时, 也看到了几段不那么好笑的文字:

我不曾失去,因为我已经拥有

门外阳光普照

也许我从骨子里面,还是一个极端的理想主义者。

但愿明年或明天再来看这篇日志的时候,会笑一笑,而不是面无表情。

一直在想,我这样的人,到底什么地方能接收呢?

来年某时,好友几人,背包踏青.遇乡随境,天幕为台,畅谈人生

但今天肯定是我人生路上的一个时点。以后的时线会往哪个方向延生?当然只有时间才知道。

最后一段话, 写在 05 年.

现在的叔, 应该可以穿越回去, 给那个苦憋的文艺青年说, 说得再动听, 写得再生猛, 都比不上你真正去做上一两件事情. 打扮得再像悲惨世界中的主角, 也博不来半点同情. 你不是什么好人, 你只是个想装得道貌岸然的小人.

你也别急着和叔顶嘴, 告诉你, 这六年来, 叔也没什么大的改变. 逢新年过大节, 初一十五过生日, 叔照样会给自己写上一篇酸腐的文章, 聊以自慰.

而且叔还有不如你的地方. 六年前你能记得这么多事情, 就差没把 4 岁那年压箱底的事儿给抖出来了. 现在的叔却连上周干了哪些事情都记不得了. 不止是时光不再, 春光不再, 现在连记忆力, 也快给剥夺了.

那叔凭什么来给你说三道四? 因为叔现在知道了你当时以为知道实际上还不知道但要装着知道的东西. 叔知道了我们当年的那个选择没有错, 只有互联网这个行当, 才能让叔生有价值. 叔还知道, 从当时到现在, 你一直是个理想主义癖青年, 只不过当时你太傻 B, 懂不得. 现在叔牛 B 了, 敢这样说了, 而且叔还知道了为什么你是个理想主义青年, 因为你, 和我都想站着, 把钱挣了.

这活儿太艰巨, 不瞒你说, 现在的叔也还不一定能搞定. 但是叔和你不一样的是, 叔现在知道了, 理想是拿来做的, 是拿来坚持的, 不是拿来标榜的.

所以叔在今天应了你当年想开 blog 的愿望. 叔把理想贴在这里, 等着未来的爷穿越回来摸摸叔的头, 说, 干得漂亮.

2011-01-23 23:46134